●南方日報記者 梁文悅 柯鴻海
  見習記者 曹菲 發自梅州
  哀樂低回,客都同悲。14日上午10時,梅州市殯儀館,一場追憶6名因公殉職護林員的追悼會在此隆重舉行。密密麻麻的花圈,寄托了人們深深的哀思。
  10月10日,梅州市梅縣區南口鎮響水村與魚田村交界處發生山火。在這個乾燥的秋天,6名護林員的生命之火因這場猛烈的山火同時熄滅。
  他們姓氏不同,他們身份各異,有共產黨員、退伍軍人、農民,最年長的51歲,最年輕的34歲。
  讓我們記住他們的名字:何勝超、鄧火榮、管新建、吳斌、龔練波、陳偉均。
  粵北山區,一片蒼翠。這片蒼翠離不開護林員每一次與山火、非法伐木者的鬥智鬥勇。只是這一次,青山在,人已逝。
  “不管深夜還是節假日,隨叫隨到”
  “響水發生山火,請全鎮領導、幹部、職工迅速換好迷彩服到鎮政府門坪集中出發。”10月10日11時38分,南口鎮政府向相關人員發出緊急通知。
  龔練波,44歲,南口鎮葵崗村人,2000年1月起成為村級護林員,2013年9月起被聘為南口鎮重點地段護林員。
  接到通知時,他正開著摩托載著妻子餘慶珍從梅縣回家。他的父親10月8日在香港離世,他和妻子早上到城裡買了13日去香港的車票,籌辦父親的身後事。
  在南口鎮林業站站長鐘桂梅眼裡,龔練波乾護林工作是“不管深夜還是節假日都隨叫隨到”,這一次也不例外。急著趕去救火,龔練波在村口便讓妻子下車走路回家,然後騎著摩托車直奔響水村。
  妻子沒和龔練波計較。丈夫乾護林工作十多年,每次接到通知都是將家事、家人扔在一旁,她早已習慣。分別時,她也沒忘記叮囑丈夫註意安全。
  鄧火榮,49歲,南口鎮南虎村人,2013年9月起任南口鎮聘用重點地段護林員。由於9日晚通宵工作,接到通知時,他正在家裡。83歲的母親早前確診患有癌症,現卧床不起,需要人全天候照料。
  看著神志不清的母親,鄧火榮心裡有點顧慮,但還是果斷地騎摩托車出門了。“火榮”用客家話念時像是“火滅”,因此每次救火時其他護林員都會開他的玩笑:“火榮,這個火你不到場都不滅呢。”
  正在巡邏的南口鎮聘用重點地段護林員吳斌、何勝超、管新建、陳偉均,也在接到通知後迅速趕來集合。
  “鐘站,我到了!”這是龔練波對鐘桂梅說的最後一句話,亦是當天集合時鐘桂梅聽得最多的一句話。
  鐘桂梅贊賞地回答:“可以!可以!”
  “我們有經驗,危險的地方我們去”
  近12時,南口鎮鎮長溫育泉率領鎮林業站幹部、護林員30多人首先到達山火現場。
  響水村與魚田村交界處的山林有兩個起火點,一個在山腳,火勢較弱,另一個在山腰,火勢較猛。此時,採取人工撲打方式滅火是控制火源的最佳選擇。
  山腰處火勢猛烈,意味著更大的危險。耿直實在的陳偉均主動提出:“我們有經驗,危險的地方我們去!”他的話得到龔練波等人的響應。
  誰又會想到,這群有撲火經驗的人內心深處也不乏擔憂。龔練波的妻子回憶,丈夫已不止一次用開玩笑的口吻對她說:“我這個工作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事,你來,我把銀行卡的密碼告訴你。”
  微風,最高溫度32℃,山上植被厚重,滅火困難重重。
  “風把火苗捲來,我們就退;風向一變,我們又上前撲打。”鐘桂梅說,來回三四次,明火還是撲不滅。
  為保證人員安全,溫育泉和鐘桂梅讓所有人員撤離至安全位置,並決定從山頂向山腳開割防火帶,以阻斷山火蔓延。開割防火帶是個苦力活,這一次,還是陳偉均、龔練波等護林員沖在最前。
  14時30分,經梅縣區林業局、應急大隊和南口鎮村幹部及護林員210多人的努力,山火得到控制。
  15時40分,正當所有人都以為這場撲救山火行動即將成功時,事情發生了變化。由於風向急劇轉變且山勢陡峭,山火迅速蔓延,開割防火帶的人員身處危險之中。
  梅縣區常駐民兵應急大隊副指導員葉小軍首先察覺形勢不妙,他和鐘桂梅說:“下不去了,風轉向了,向我們這邊吹來。”
  鐘桂梅往高處走了幾步察看火勢,果然不妙,“不行了!馬上要撤!”
  彼時,通紅的火苗在山林上方隨著風向轉變肆意地飄蕩,林木燃燒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。
  聽聞撤離的指示,負責開割防火帶的七八十人趕緊撤離。
  “火來了,快退”“你們先走”
  然而,在最前面開割防火帶的何勝超、鄧火榮、管新建、吳斌、龔練波、陳偉均、管仕廣、羅偉君8人被大火困住了!
  在熊熊山火逼近時,作為兩個孩子的父親,作為一名預備黨員,陳偉均喊出的最後兩句話被隊友記在心裡。
  鄧偉賢聽到的是“火來了,這裡進不去,快退”。
  開割防火帶時,鄧偉賢緊隨在陳偉均身後。他說,山火蔓延時,儘管有人喊了“趕緊撤”,但開割防火帶隊伍靠前的人員並未聽見,多虧沖在隊伍最前的陳偉均及時告知。
  周冠宏聽到的是“你們先走”。
  周冠宏是在撤離的時候聽到陳偉均說這句話的。他來不及回頭看陳偉均當時是怎樣的狀態,亦不清楚陳偉均到底讓多少人先走。但所有人都知道,山勢陡峭,人只能在羊腸小道中前行,“你們先走”蘊涵著巨大的犧牲精神。
  被山火圍困的8人中,只有管仕廣、羅偉君幸免。
  管仕廣回憶,生死一線間,他抱著背包滾下山,羅偉君有樣學樣地滾了下來。兩人驚險逃離火海。
  正當清點撤離人數時,鐘桂梅接到逃出火海的管仕廣的電話,“有人受傷了!”現場210多人立即停止滅火,轉為救人。
  “喂喂喂!起來!堅持住!”鐘桂梅在何勝超、鄧火榮、管新建、吳斌、龔練波、陳偉均6人間不斷走動,呼喊。
  但這次,6名昔日隨叫隨到的護林員沒有回答他,並且永遠不會回答了。
  鐘桂梅內心的煎熬悲傷無人得知。
  她可以背出龔練波的手機號碼,“他做護林員14年了,經驗非常豐富,每次領到任務,他會馬上到現場。”
  她欣賞陳偉均的學習態度,“他經常深夜打電話給我,最晚的一次是凌晨1時,他發現有人想盜伐林木。”
  她感動鄧火榮在照顧母親的同時仍隨傳隨到,“10月2日,我們出外執法,人手不夠,他毫不猶豫來支援。”
  ……
  “你們幹嘛哭”“你爸爸去遠方打工了”
  6個生命的消逝,給6個家庭帶來了無限的悲痛。
  何勝超的兒子年僅7歲,目睹媽媽痛哭流涕後,他問:“你們幹嘛哭?”
  何勝超的妻子張友華答非所問:“因為你的爸爸去遠方打工了。”
  管新建的妻子管利娜聽到丈夫去世的噩耗後數次暈厥。她說:“我老公這麼好的一個人,你說他沒了就沒了,我不信。”
  鄧火榮的母親已病危,沒人敢將兒子去世的消息告訴她,怕她接受不了。
  6個生命的消逝,給親朋好友留下了無限的遺憾。
  “今天,我走向新的工作崗位,走向新的生活,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……”這是吳斌寫在藍色信紙上、一封來不及交給仙湖村黨支部的入黨申請書。
  “經鎮黨委研究,同意吸收陳偉均同志為中共預備黨員。預備期一年,從2013年7月1日算起。”這是南口鎮黨委對陳偉均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審批意見。
  義昌村黨支部書記陳慶肅說,今年7月1日,陳偉均預備期已滿,村黨支部準備開會討論轉正事宜,但事務繁忙一拖再拖,未料竟發生這樣的事。
  龔練波失約了,他原本答應母親,13日乘車去香港籌辦父親的喪事。那張失去主人的車票在12日被退了。
  龔練波還失信了一個更大的約定:他已遞交移民申請,希望赴港與母親、弟弟團聚,正等獲批。但現在,家人已永遠失去他。
  但英雄們的身影仍依稀可見,就在那一片連綿的山嶺上,就在那一年四季都蒼翠的樹林間。
  記者離開南口鎮時正是黃昏,如血夕陽的照射下,蒼翠的葉子竟有一圈紅暈,似乎在告訴人們,為了留住這一片青山,有人付出了寶貴的生命。
  策劃統籌:梅志清 宋季華  (原標題:為了留住那一片青山)

pe51pegja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